99小說網 > 不死帝尊蕭沉 > 第384章 殺手之王

符光沖天,閃耀于天穹之上,化作一幅血淋淋的古老圖案,使得眾人心頭一顫。

“那是……”蕭沉的眼眸也凝滯了下,那圖案以鮮血匯成,竟刻畫出諸王朝圣般的場景,有萬王之王坐在首位上,俯瞰諸王。

但這圖案在虛空之上一閃而沒,僅剎那時間,圖案便消失了,讓眾人差點以為是自己的幻覺。

但那場景,卻深深烙印在蕭沉的識海里,揮之不去。

白衣中年很平靜,負手而立,有數位大能上前請罪,聲稱自己是被華泰蠱惑。

事實上,他們對莊內的一些隱秘也不完全盡知!

但也有部分大能,始終冷眸以對,并不服白衣中年,甚至露出冷笑,認為白衣中年即將大禍臨頭。

“怎么還不來,殺手之王的速度,似乎也不怎么樣。”白衣中年沒有理會那些請罪的大能,而是望向了那些冷笑著等待的人。

“莊主,你這又是何必呢,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小子,要賠上性命嗎?”有大能人物冷哂道。

這樣的口吻,對至尊說話,明顯是活的不耐煩了,但華泰的死,讓眾人的承受能力都提高了不少,沒有太過震撼。

“此子被你們刺殺也好,復仇也罷,都和我無關。我出手,是因為你們險些害死了我的女兒。”白衣中年怒喝道,至尊道威席卷天地,如浪潮洶涌,轟鳴響動。

“她身上有你的護體神念,就算進入什么殺陣中,也必然能存活下來。”那大能還不服氣,對著白衣中年厲聲回應道。

“這不是你們害我女兒的理由!”白衣中年勃然大怒,他留神念于女兒身上,卻成為了對方害他女兒的倚仗嗎,他不接受!

他的手掌一把扣住了那大能的咽喉,此人在青絕山莊本不是核心人物,只因跟隨了華泰以及他背后的勢力,才敢這么大膽。

“莊主,殺手之王將臨,你要三思啊!”其余之人連忙出聲勸阻。

但這話反而讓白衣中年露出不滿之色,手掌一轉,那大能的腦袋無力地向著一旁垂下,斷絕了氣息。

這一幕,終于使得幾位大能噤聲,他們這才意識到,眼前的白衣中年,不再是之前那位低調隱忍的莊主,而是一位殺伐果斷的至尊!

“我本就不喜爭斗,執掌山莊,也非我所愿。故此,這些年我處處忍讓,任由擺布,但爾等卻變本加厲,直到今日,險些害了我的心兒。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你們都不能以她的性命為誘餌,更不可在她的別苑,威逼于她。”

白衣中年像是在對殺手組織的人說話,又像是在自語,神色間似有些自責。

那幾位大能心驚膽戰,腳步下意識地后退,誰也不敢回應白衣中年的話。

至于青絕山莊的眾人,心臟則跳動得更快了,莊主所言,實在令人震驚。

“我承認,這次是有些過界了,但你連續誅殺我的人,就應該清楚,將付出怎樣的代價。”

天穹之上,一團漆黑的云層翻滾而來,竟將太陽的光輝都遮蔽,從中傳出了一道嘶啞的聲音,猶如煉獄的幽魂,讓人不寒而栗。

這一刻,無數人抬頭,望向那翻滾的黑云,這,是殺手之王的聲音嗎?

那殺手之王,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在暗中執掌著青絕山莊!

“我知你擁有圣碑,稍后若有變故,記著,幫我帶走嵐心。”這時,蕭沉的耳邊傳來了白衣中年的聲音,唯有他能聽見。

蕭沉輕輕點頭,嵐心為了幫他們,甘愿用利刃刺入心臟,這個忙,他無論如何也會答應幫的。

瞥見蕭沉的反應,白衣中年又望向了虛空,他的眼眸如同兩盞神燈閃爍,綻放鋒利之芒,仿佛要將黑云看透。

“我既然敢出手,代價,自然明白。”白衣中年的聲音里透著一股無畏之意,“但不論付出怎樣的代價,我都不會再任由爾等擺布,東秦域,該知道你們這些鼠輩的存在了!”

“找死。”黑云里傳出一道冷哼之聲,白衣中年,竟想讓他們都暴露出來嗎?

轟!

白衣中年抬手轟出一掌,狂霸道威怒卷蒼穹,要將黑云轟碎。

幾乎在同一時間,一道劍光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白衣中年身后,以他至尊境界的修為,竟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,等到劍光距離身軀不過十丈才閃避出去,險些被劈開了身軀。

黑云爆散,像是化作無盡的黑霧漂浮于虛空之中,但其中卻沒有殺手之王的蹤影,那執掌殺伐的可怕人物,不知躲在何方,準備給予白衣中年致命一擊。

“截殺羽尊的,是這位殺手之王嗎?”蕭沉低語道,精通刺殺之術的至尊,威脅太大了!

剎那間,一朵血花自白衣中年身上綻放,染紅了白衣,他的身體踉蹌倒退出去,咳嗽不止。

“爹!”嵐心焦急萬分,要不是羽仙拉著她,她都想沖到白衣中年的身邊。

但下一瞬,又有血光出現在白衣中年身上,這是極其詭異的場景,分明沒有看到任何人出手,可身為至尊的白衣中年卻負傷了!

“都是我不好。”嵐心的眼中有淚水滾落,若不是她激活了爹的護體神念,爹也不會出現,就不會受傷!

“傻丫頭,爹遲早是要出手的,我也不愿,終身受人擺布。”白衣中年安慰著女兒,隨即朝著西南方位轟出了一掌,霎那間,那處方位的空間仿佛要崩塌般,有一抹劍光綻放,隨即又消散于無形。

“還是找到了一絲破綻。”蕭沉暗自松了口氣,看來對方的刺殺之術并非完全沒有破綻,那樣太可怕了,完全沒有取勝的可能。

但這場戰斗依舊不容樂觀,在平靜了幾息時間后,白衣中年又負創了,他的肩頭都中了一劍,頭顱險些都要被削下來!

“你連同境界的我都對付不了,竟還妄想反抗,未免也太天真了。”殺手之王陰惻惻的聲音在四面八方響起,不知從何處傳來。

“殺!”白衣中年那溫文爾雅的臉上浮現決絕冷峻之色,對方聽到他的回答后冷笑一聲,“那就上路吧。”

可他的話音才剛落下,整個青絕山莊的人仿佛感到了徹骨的寒冷,天地之間陡然飄落下片片雪花,白衣中年周身的空間竟不斷被冰封凍結,寒氣飄蕩。

一道本來要斬在白衣中年身上的劍光瞬間被凍封,無所遁形,藏在暗處的殺手之王仿佛也被逼退到百丈之外,聲音顯得更加飄渺了幾分。

“雪族也想插手,就不怕整個雪族都成為劍下亡魂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