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小說網 > 皇叔別寵了,王妃她只想搞事業 > 第588章 九王爺答應聯姻

連曉小知道,昀王并不是多么的喜歡她,而是要借機控制她,讓她不能對外通風報信,讓她困在昀王府的后宅一輩子。

“王爺想吃什么,妾吩咐廚房去做。”

連曉小出行前沒帶桐花,身為丫鬟,桐花自然希望自家主子能得到丈夫的寵愛,她表現得很積極。

“王爺先喝茶,奴婢去廚房問問今晚準備的菜品!”

廚房每日都會把要做的菜品準備好,讓主子挑選。

昀王回京,今晚昀王妃本來準備了宴席慶祝,只是他卻來了連曉小這里。

昀王默許,桐花小跑著出去后,連曉小的院子里竟然一個伺候的下人都沒有。

“你這個院子未免太冷清了些。”

她住的院子不僅偏僻,還很小,院子里只有一小片竹林,加上小客廳也就才三間屋子,見慣了昀王妃院子里的奢華,再看她這里,實在太寒酸了。

“回頭把葳蕤院收拾出來,你搬過去。再讓管家給你多挑幾個伺候的人。”

昀王不缺女人,將連曉小納進王府之后,從來沒有在她院子里過夜。

但是在河南府時,許是他沒得挑,也或許是時機不方便,他竟然留她過夜了,但兩人不像夫妻,連曉小對他始終帶著點懼怕。

昀王自然地去抓她的手,連曉小下意識想掙脫,又不敢掙脫,被他抱過去坐在他腿上,身體僵硬,連說話都不利索。

“王爺,妾覺得這里挺好的……”

“你在外面可不是這個樣子!”

昀王鼻子貼在她脖頸處輕輕嗅著,連曉小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離開京城,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,她感覺心也是自由的,許多窮苦的百姓生病了看不起大夫,吃不起藥,她心生憐憫,便主動給他們醫治。

每治好一個百姓,她就會覺得滿足,覺得自己是個有用的人。

初時,她的名聲確實很好,但是后來……

昀王利用她的名聲騙那些得了瘟疫的百姓,他不管百姓們是不是還有救,只要把人騙過來,便全都殺死燒掉,而后謊稱他們是病死的……

那段時間,她天天做噩夢,恨自己為什么要逞能,她真的沒什么本事,也醫不好那些得了瘟疫的百姓們。

為什么要用她來騙人呢?

“王,王爺,是妾不自量力,給您惹麻煩,妾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昀王的手捏住她的脖子,她害怕地閉上眼睛。昀王做的那些事情隱秘,幾乎沒有外人知道,她也是那天在睡夢中,聽見他的呢喃,才知道了真相,她當時渾身的血液凝固,怕他突然睜開眼睛,殺她滅口……

“你很怕我?”

男人低沉的嗓音就在耳邊,連曉小下意識往后縮了一下。

“王爺,妾,妾沒有……”

昀王覺得她很無趣,將她推開,起身道:“那你就在這個院子里呆著,別見任何人,也不準出去!”

他想把她關起來!

連曉小卻松了口氣。

“是,妾會好好研習醫術,不讓王爺失望!”

桐花高高興興地出去,回來看見昀王板著臉出去,不由得疑惑道:“小姐,菜還上嗎?”

連曉小渾身癱軟,她沒有胃口。

“還按照我們平常的份例,隨便吃點吧!”

她不在乎外面的人怎么看待她,她想給三姐姐寫信,告訴她昀王的殘暴,告訴她河南府的真實情況,但是她又出不去這個院子,她什么也做不了!

昀王因救災有功,最近風頭很盛。

羽公子建立暗網之后,將收集到的情報交給連穗歲。

“昀王用暴力的手段對待災民,派兵搶劫富戶大戶的糧草,稍有不從便滿門屠殺?”

信紙上每個字連穗歲都認識,但是連在一起,卻讓她感覺到一股寒意從較低網上竄涌。

“宋靖為就是因為反對他,被他派人暗害,至今下落不明。”

羽公子另外取出了一封書信交給她。

“為了驗證真相,我讓下面的人去汝寧府,找了一趟連縣令,這是連縣令給您的信。”

哥哥的信!

連穗歲迫不及待打開,一目十行看下去,只覺得心更涼。

唐瓊安煽動百姓暴亂,昀王不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發現暴民,一律絞殺,他跟駐扎在河南府的府軍都統石磊勾結,絞殺百姓,冒領軍功。

整個河南府,就是兩人的圍獵場,很多反對的官員也遭了殃,他們竟然偽造成官員因為疫病暴斃身亡……

簡直無法無天!

他們就不怕自己的所作所為被人彈劾嗎?

“你們能搜查到多少證據,全部交給龔城龔大人!”

連穗歲現在遠離京城,很多事情都做不了。

“再給甕閣老也送一份,昀王出風頭,成王該著急了!”

羽公子應了聲是。

將此事交給下屬去辦,他留在連穗歲的營帳里,似乎還有話說。

“那個,我手底下的線人聽到了一個消息,有關九王爺的,您聽了別生氣。”

看來唐瓊安神通廣大,楚知弋的軍中都有她的細作!

“你說。”

“算了,還是不說了吧。”

連穗歲:“……”

她往后余生,最討厭的就是說話說一半的人!

羽公子轉身往營帳外走了兩步又折返回來。

“九王爺答應跟安南國的公主聯姻,換安南國出兵。”

不可能!

是連穗歲的第一反應,裴旌不可能恩將仇報,讓自家姐妹來撬她的墻角。

但……

如今戰況緊急,安南國坐地起價,為了安他們的心,楚知弋先答應下來,安他們的心,也在情理之中。

話雖如此,她在聽到消息時,心仍舊揪了一下,一股無法言說的難受的情緒涌上來。

楚知弋為什么不跟她說一聲,這種事情,要讓其他人來告訴她。

“您不要太難過,九王爺要是移情別戀了,您也可以有很多選擇。”

比如……

他彎著眼睛笑,給連穗歲拋了個媚眼,美人媚眼如絲,的確能夠撫平她心里的不痛快。

只不過,開玩笑歸開玩笑,她知道羽公子喜歡的不是她。

“烏大夫呢?”

好幾天沒見到他,連穗歲故作輕松,隨口問道。

提到他,羽公子的眼神暗淡了幾分。

“還記得我們說在河南府見到連四小姐嗎?”

“我們當時趕路,又易了容,她沒認出我們,那家伙當時就不走了,坐在茶樓上看了她一個下午,見她被昀王抱進房間,打那個時候起,他就不太正常了。”

“他應該是回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