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小說網 > 七零后媽一撒嬌,鐵血糙漢領證了 > 第308章 沈秋然收拾她們
  沈秋然斜了他一眼,目光涼涼的,“我在想什么,你也要控制?”

  陸南承蹙眉,眸光微寒,“我只是覺得,這件事就此結束,不要再糾纏。”

  “你覺得你覺得,我不要你覺得!”沈秋然沒好氣地頂撞:“你說沒必要去認識黃營長的媳婦,結果呢?”

  “如果我今天不去黃營長的家,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媳婦是火車上坐壞我面包的女人。”

  “什么我跟她小叔子進小樹林,她小叔子送自行車給我,還不是因為我們在火車上有過節,她才造的謠。”

  “無論是在火車上,還是在軍屬院,都是她先來招惹我的,我就不能反抗?”

  沈秋然鄙夷地掃了一眼陸南承,“沒想到,你竟然是怕事的人,像個懦夫。”

  要是換成以前的陸南承,肯定會給她出辦法對付覃水玲的。

  陸南承目光一沉,眼底劃過一絲慍怒,“我像個懦夫?”

  他還是第一次,被一個女人說成是懦夫。

  沈秋然不想再理他,只他甩一個“難道不是嗎”的眼神,就大步往前走。

  陸南承冷眸看著她的背影,微瞇雙眼,他只是問一個她是不是在想對付覃水玲和伍氏的辦法?她就說他是懦夫?

  她為什么不想一想,他或許可以幫她想辦法呢?

  陸南承眼里劃過一抹無奈的冷然。

  說到底,她是完全不接受他這個“外來人”。

  沈秋然來到陽秦的家。

  陽秦已經做好晚飯,好像知道她要來,特意跟孩子在院子里等她。

  看見她回來了,大寶小寶歡快地打開門,跑過來要她抱抱。

  娃兒走過來,站在大寶小寶身后,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:“秋然阿姨。”

  “嘿。”沈秋然應了一聲娃兒,蹲下來,互相跟大寶小寶擁抱了一下再起身。

  她嗅了嗅鼻子,把在覃水玲和陸南承那里遇到的不開心,全都拋之腦后:“我聞到香辣的味道了,陽姐你是做好了辣條嗎?”

  陽秦就是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,會讓沈秋然不開心,她特意做了辣條“哄”她。

  她在院子里,看到沈秋然走過來時,是一臉心事重重的。

  沈秋然跟大寶小寶擁抱時,臉上才有一絲笑容。

  當聞到辣條的味道時,臉上的笑容才像陽光一般燦爛,眼里一下子就亮了起來。

  陽秦覺得,今天的辣條做得值。

  她也瞬間被沈秋然的笑臉感染,笑得臉上都起了褶子:“是啊,我把買回來的面筋全做了,大半臉盆那么多。”

  沈秋然快步走進屋里:“聞到味道口水就直流,我要開吃了。”

  陽秦趕緊來到廚房把辣條拿出來:“我拿瓷罐子裝起來了,裝了滿滿的三罐,剩下的在臉盆里。”

  “你要忍住口才行,不能一下子吃太多,畢竟是辣味,我怕你腸胃承受不了。”

  沈秋然帶著大寶小寶一起坐在凳子上,那眼里散發出來急切的光,就像很久沒吃過飯的小乞丐,看得陽秦直發笑。

  陽秦把臉盆放在她們面前,沈秋然看到黃燦燦的辣條,忍不住就要下手去拿。

  剛要碰到辣條,才想起還沒洗手,又起身叫上大寶小寶去洗手,洗完手回來,她一次就抓好幾條放進嘴里。

  又香又辣!

  還很有嚼勁!

  上面的白芝麻的香味都能在口腔里充斥。

  沈秋然一邊嚼一邊流著口水,上輩子,她吃過各種牌子的辣條,有辣的,不辣的。

  陽秦做的味道并不是很正宗,但這個時候的她,嘴饞啊!

  從院子里摘下來的辣椒放進嘴里都覺得是一道美味,現在陽秦做的辣條,簡直就是人間美味。

  不過,她也是剛開始幾口吃的有些“狼吞虎咽”,后面都是慢慢吃了,也不敢吃多,忍痛割愛一般,讓陽秦端走。

  平時不經常吃辣,突然吃多了,她真是怕腸胃受不了,要是拉肚子,嚴重的話還會影響胎兒。

  陽秦讓端走,她馬上過來端走。

  畢竟沈秋然是孕婦,過過嘴癮就好,要是這次吃這么多辣的,她腸胃能承受得住,改天再多吃兩口也沒事。

  吃過辣條,陽秦給沈秋然倒了一杯溫開水。

  沈秋然歇了一下,才開始吃晚飯。

  “我就知道你會先吃辣條再吃飯,所以晚飯我特意做些清淡的。”陽秦把碗筷拿出來,笑盈盈地道。

  晚飯是小米粥,雜糧饅頭,咸菜,姜炒白菜,還有一份生蔥炒面。

  她怕小米粥和雜糧饅頭沈秋然吃了不頂餓,就炒了一份面。

  看著餐桌上,清淡又不失營養的晚飯,沈秋然知道陽秦是用了心的。

  可能是懷孕激烈在作祟,沈秋然矯情地在心里自我感動一番。

  陽秦幫她盛了一碗小米粥過來,娃兒拿著一個雜糧饅頭遞給她。

  “謝謝娃兒。”沈秋然接過饅頭,笑瞇瞇地對娃兒道:“改天阿姨出島,給你買蘋果。”

  娃兒到南家住時,吃過蘋果后,就喜歡上蘋果了。

  回到魚島后,吵過幾次要吃蘋果,可是島上的供銷社沒有蘋果賣,陽秦又不可能特意帶他出島去買。

  娃兒聽到有蘋果吃,眼睛都亮了起來,就像剛才沈秋然聽到有辣條吃一樣——

  陽秦給三個孩子盛了粥,才在沈秋然對面坐下,一邊啃著饅頭一邊道:“我們都看到公告欄上貼的檢討書了,他們無中生有,真是太過分了。他們是黃營長的家屬,部隊有沒有對黃營長做出處分?”

  沈秋然低頭,一口一口吃著粥:“部隊里的事我不去管,也輪不到我管。”

  陽秦別別嘴:“部隊不作出處分,他們都不會管束自己的家屬,讓家屬在大院搞事情。就像之前那個李營長的妹妹,就是她平時囂張跋扈,欺負軍嫂時,李營長沒去管,部隊又不理,才使她膽子越來越大,干出綁架你的事。”

  沈秋然停下吃粥的動作,抬頭看著陽秦。

  陽秦對上她的目光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,部隊應該讓自己的軍人管一管家屬。”沈秋然咬了一口饅頭,慢悠悠地道:“剛才到黃營長家見到了他媳婦了,是我上次回虎山村,在火車上遇到的一個女人,她搶我們的位置,還故意坐壞我們的面包,我們找乘務警解決了這件事,她和她的兩個孩子中途被乘務警帶下車了,沒想到冤家路窄,既然在這里見面了,她是看到我在先,對我懷恨在心,才造這么一出謠來毀我名聲。”

  陽秦聽了,心里窩了不少氣:“怎么會有這樣的人?不管是火車上還是家屬院,都是她過分啊!”

  沈秋然:“不要討厭這種人了,吃飯吧。”

  吃過飯,沈秋然一直待在陽秦的家,天完全黑了,她都沒有要回去的意思。

  陽秦打了一盆水,在她面前坐下洗腳:“你今晚是打算在我這里住嗎?”

  沈秋然是吃得有點飽,她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坐著,等消化消化再回去,晚回去陸南承也睡了,不用見到他那一張臭臉。

  聽了陽秦的話,她懶洋洋地抬了抬眼皮,看了一眼陽秦。

  陽秦又問:“跟陸營長吵架了?”

  沈秋然笑:“很明顯嗎?”

  “明顯,爹都不抱我了。”三個孩子坐在旁邊玩點腳趾頭的游戲,聽了沈秋然的話,小寶抬起頭,略委屈地看著沈秋然。

  沈秋然坐直身子,伸手過來摸摸小寶的小腦袋,“爹不抱你,是你手臂有傷。”

  借口,這是沈秋然給陸南承找的借口。

  她總不能在孩子面前說陸南承是換了芯子的人,也不能在孩子面前說陸南承的壞話。

  她只好撒這個謊。

  這樣,孩子聽了,就不會是去埋怨父親對她的冷落,而是心疼父親。

  沈秋然的中宗旨是:不管夫妻二人感情破裂得多糟糕,都不要在孩子面前說彼此的壞話。這種對孩子有害無利的做法,真的很多余。

  果然,三個孩子聽到陸南承手臂受傷,眼里都劃過一抹擔憂。

  小寶問:“那爹傷得嚴重嗎?”

  沈秋然:“也不是很嚴重,就是抱你們不太方便,我擔心他扯到傷口,才不讓他抱你的。”

  沈秋然這么說,孩子聽了后,就會想,不是爹不抱她們,是爹手臂受傷,娘不讓抱的,她們心里除了擔心陸南承,沒有一點的委屈感了,

  陽秦洗完腳,起身端水出去倒。

  回來后,還是忍不住問:“今天的事,你們意見不合?”

  陽秦一直覺得他們夫妻倆感情不是很好。

  之前聽說陸營長當著他的戰友和沈秋然的面抱何詩容。

  還聽軍嫂說在大院門口,看到何詩容找過陸營長。除了何詩容,還有那個叫李雪蓮的,那個女人跟自己的男人做那檔子事都叫著陸營長的名字,陽秦不覺得陸營長跟李雪蓮是單純的。

  她只是很替沈秋然打抱不平,在陽秦眼里,何詩容,李雪蓮,甚至其他女人都比不上沈秋然,沈秋然這么優秀,陸營長還朝三暮四。

  “意見是出現了點分叉,問題不大,你不用擔心我。”沈秋然起身,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:“我帶孩子回去睡覺了。”

  陽秦回房拿手電筒給她,雖是在同一個大院,但路上黑漆漆的,沒有手電筒,根本走不了。

  沈秋然拿過手電筒:“大寶小寶,我們回去睡覺了,明天你們再來玩。”

  大寶小寶很聽話,起身跟沈秋然一起離開陽秦的家。

  回到她家,看到客廳亮著燈,她就知道陸南承沒有睡,還是特意等她們回來。

  沈秋然帶著孩子進屋。

  陸南承已經洗過澡,上身是短袖迷彩服,下身是黑色長褲,兩條手臂精壯,帶著性感有力的肌肉露在外面。

  沈秋然挑了挑眉,看向兩個小家伙。

  兩個小家伙進來,目光就盯著陸南承的手臂。

  左右上下來回地看,也沒看到他手臂受傷。

  小寶小眉梢揚起,看著陸南承問道:“爹,你手臂的傷呢?”

  “……”陸南承不著痕跡地蹙了一下眉。

  “娘說你手臂受傷了,不準你抱我們。”小寶走來,站在陸南承面前,抬起小臉看他。

  陸南承下意識看向沈秋然。

  沈秋然臉不紅心不跳的:“上次你手臂扭傷了,我不準你抱孩子,孩子以為你冷落了她們,才不抱她們的。”

  陸南承聞言,瞬間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在椅子上坐下你他對兩個孩子張開手臂:“爹不能抱你們抱起來,但可以輕輕摟抱。”

  大寶小寶走過來,給他輕輕抱著。

  “爹,你是哪只手扭傷了?給我吹吹,我吹吹就好了。”

  “爹,我在陽秦阿姨家吃了辣條,陽秦阿姨做的辣條很香很好吃,爹你要不要吃辣條,我明天拿回來給你吃。”

  兩個孩子軟嫩的聲音像首動聽的歌曲,而且陸南承摟著她們的畫面很溫馨,沈秋然不忍打擾,她悄然回到房間。

  陸南承的目光跟隨著她,見她對他越來越客氣,他眸光黯了黯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孩子在沈秋然沒起床就來到陽秦家了。

  以至于沈秋然醒來時,屋子只有她,陸南承也早就上訓了。

  沈秋然洗漱好出門,準備到陽秦家吃早飯。

  門口等著一個人。

  看到這個人,沈秋然皺了一下眉頭。

  她看著見到她出門,顯得有些緊張的汪敏:“找我有事?”

  汪敏眼睛紅腫,還有很大的眼袋,臉上有多處被指甲掐傷的傷痕。

  她走近沈秋然,用只有沈秋然才聽得到的聲音道:“水玲和伍氏出島了,她們去趕集的。”

  今天是26號了,雙官街趕集日。

  “她們是到雙官街嗎?”為了更準確找到覃水玲和伍氏,沈秋然問汪敏。

  汪敏點了點頭。

  沈秋然冷笑看著汪敏,“為什么告訴我這些?”

  汪敏如實回答:“因為你身上有股我想擁有卻又一直擁有不了的氣魄,從我見到你第一眼起,我就很相信你。”

  沈秋然揚唇對汪敏道:“謝謝你來告訴我這些。”

  沈秋然吃過早飯,就一個人出了島。

  她要去收拾收拾那兩個女人!

  ……

  覃水玲和伍氏買了瓜子坐在小廣場吃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