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小說網 > 團寵后,我被六個哥哥扒了小馬甲顧念司夜爵 > 第970章 大結局2和爆笑番外
    顧念這個聲音,說小不小的,反正大家都聽見了。

    于是,那個男人就看著顧念笑。

    顧念被笑的有點發毛,往司夜爵背后躲了躲,就冒個小腦袋。

    司夜爵哭笑不得的跟顧念說:“我跟你說過,盛國總統才三十五歲,未婚。”

    而現在司夜爵29歲了。

    顧念瞪大眼睛:“那他……”

    不對,眼前這個人是盛國總統?

    司夜爵跟顧念說:“他是我同母異父的大哥,卡爾。”

    卡爾微笑的跟顧念自我介紹:“弟妹,你好。”

    顧念聽著,腦子有點漿糊:“卡爾,盛國總統?”

    司夜爵嗯了一聲,跟顧念說:“我的媽媽是盛國的公主,也就是要跟你的國主爸爸聯姻的那個。”

    國主爸爸趕緊解釋:“不,我沒有要聯姻,我已經有了心愛的女人,我拒絕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國主爸爸側頭看著顧嵐,非常認真的期待她的相信。

    顧嵐害羞的看了他一眼,干嘛看著她解釋啊。

    顧念聽的有點懵:“那……這個……你們……司爸爸?”

    司夜爵就跟顧念說:“我的媽媽不喜歡聯姻,而且她有點花心,就跟人懷孕了,生下了我大哥,又跑去了大夏國,然后跟了我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當年的盛國公主非常花心,又很有野心,一心想要當女王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跟人生下了卡爾之后,就被剝奪了公主的身份,驅逐處境,到了大夏國,然后認識了司銘,兩人結婚生子。

    直到后來,司夜爵的媽媽病死了,都沒有恢復她的公主身份。

    司夜爵跟顧念說:“因為家族血脈單薄,我和大哥是盛國王室最后純正的血統。”

    而盛國跟大夏國和葉國不一樣,他們非常講究純正的血統。

    司夜爵也是到了盛國出差,因著國主的原因,跟卡爾認識了。

    然后兩人樣貌有些相似,卡爾就想會不會是兄弟,于是調查了一下,再做了DNA測試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司夜爵就是卡爾,同母異父的弟弟,有著盛國王室非常正統的血統。

    所以那次葉國抓走了顧念,盛國總統這邊也就給下了軍事密令過去。

    畢竟弟媳婦,未來的總統夫人,不能被欺負了去。

    顧念聽完之后,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總之就是同母異父的大哥,還是盛國的總統。

    顧念打趣的說:“總統爸爸沒有,但是總統哥哥卻是有一個。”

    卡爾溫和的笑著:“弟妹,你沒有總統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顧念:“嗯?”

    卡爾繼續說:“你會有一個總統老公。”

    顧念瞪大眼睛的看著司夜爵:“你要做盛國的總統?”

    司夜爵不懷好意的笑看著她:“有什么問題嗎?”

    顧念想哭,當然有問題啊。

    她可是說了,阿爵要是盛國總統,別說給他生五胞胎了,足球隊她都給他生了。

    結果現在……

    顧念看著卡爾:“那個……你總統做的好好的,別讓位,真的!”

    不僅為了她的小蠻腰,也為了她不下小崽崽啊。

    足球隊的生,那她是下小崽崽啊。

    卡爾說;“我已經讓位了,弟弟他已經是盛國總統了。”

    顧念裂開了。

    司夜爵笑看著顧念:“阿念,臉疼嗎?”

    顧念:……

    疼!

    司夜爵笑的更加不懷好意:“足球場我已經讓人建了,你可以準備了。”

    準備生足球隊了。

    顧念:……

    顧念無語的看著卡爾:“總統就這么隨便讓位的嗎?”

    卡爾臉色有些不好的看著顧念:“我身體不好,只有半年生命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找回弟弟,讓他做盛國總統,這樣盛國才不會亂。

    顧念頓時滿血復活:“來來來,讓我這個神醫給你看病,保證你活著。”

    卡爾笑著說:“這個病醫不好的,只有神醫n次方,才有可能治好我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他沒有找到n次方。

    顧念亮起眼睛,再也不顧著小馬甲:“我我我,我就是n次方,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偷聽的顧小爺,探了個頭進來:“顧念念,你還在吹牛是n次方啊?你臉皮咋比小哥還厚呢。”

    五個哥哥把他爆錘了一頓:“不說話,沒人把你當傻子。”

    顧念跟他們聊了一會兒,司夜爵就跟卡爾忙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卡爾要拉著司夜爵去處理國事,要趁著他還沒死,手把手的帶出一個總統來。

    房間里,顧念看著顧嵐。

    顧嵐看著她,雙眼發紅:“念念,是媽對不起你,這些年讓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顧念笑著安慰顧嵐:“媽媽,一點都不苦,有媽的孩子,真的不苦。”

    顧嵐想跟顧念解釋,可是自己十幾年的缺失,再多多解釋也沒用。

    現在她只想把這些年缺失的愛,都百倍十倍的愛她。

    顧念只休息了一天,然后就去監獄看了裴老爺子,因為他想要見她。

    跟昨天看著精神奕奕的裴老爺子比,今天的他,明顯沒了那一股精神氣,整個人一下子就老態龍鐘,死氣沉沉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顧念心里都跟著沉了沉。

    看裴老爺子這個樣子,只怕是到時候了。

    這會是最后一面了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看著顧念:“小念念,你恨爺爺嗎?”

    顧念抬頭看著裴老爺子,目光清冷,沒有太多的情緒:“不恨了。”

    裴老爺子看著顧念那雙清明的眼神,沒有任何情緒,沒有厭惡,沒有恨,也沒有被背叛的傷害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一雙冷漠的眼睛,他苦笑著說:“你這個樣子,可真像你章奶奶,那么多年,她都是這樣陌生的看著我。”

    顧念:“你把我叫來,只是想說這個嗎?”

    裴老爺子:“罷了,這些話,我到黃泉路上,跟你章奶奶說就是了,她啊,一定會等著我的吧?”

    顧念沒有刺激他,畢竟也活不久了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跟顧念說:“小念念,爺爺做了這么多事,就沒有后悔過,爺爺真的很想重來一次,只是現在失敗了,你們也都沒事了,我心里也能好受一點。”

    顧念還是沒有說話,因為不想刺激他了。

    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。

    她聽他吐吐槽,說說最后的話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:“你章奶奶是真的不知道我在研究這些,要不然她也就不會千叮嚀萬囑咐的讓你不要暴露身份,不要大放光彩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也不會到最后才知道,最關鍵的東西,是你們顧家的祖傳戒指,是你和你媽媽的異能。”

    顧念:“原來這就是章奶奶的意思啊,她早就察覺有人盯上我和媽媽了,是嗎?”

    她還以為自己是國主女兒的身份,很危險,章奶奶才不讓她表現的那么優秀。

    可卻又培養著她的優秀,就是想讓她有自保的能力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點頭:“是啊,當初是我求著她讓我給你做老師的,如果她知道我打著這樣的心思,肯定恨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顧念:“章奶奶不會恨您的,沒有一個人會去恨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裴老爺子笑了笑,笑的很悲傷。

    他跟顧念說:“你媽媽當年是自愿被換走的,因為我拿你威脅她,她也是自愿讓我研究異能,她……”

    顧念突然憤怒:“這不是自愿的!是你逼迫她的,是你害了我們母女倆分離十幾年,是你害的!”

    裴老爺子抬頭看著憤怒的顧念,她的眸子里,不再是清明一片,不再是看陌生人一樣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生氣憤怒的眸子,裴老爺子笑了:“當年我要是這么告訴你章奶奶,她肯定也跟你現在一樣的恨我,那樣……我是不是不會有遺憾?”

    他想過的,哪怕她不愛他,恨他一輩子也好。

    可是啊,她不恨了,也不厭了。

    她對他,始終就跟陌生人一樣。

    顧念冷靜了下來,沒再說話,就靜靜的看著裴老爺子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看著顧念,很平靜的跟顧念說了這些年,他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研究出來的藥,他獲得的錢,他所做的事。

    包括這些年他讓孔先生給顧嵐治病,都是為了抽血做研究的,研究異能也只是為了回到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能回到過去,再大的代價, 他都愿意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說完自己做的那些罪刑,他欣慰的看著顧念:“小念念,你比爺爺想的還要優秀,如果是你來研究,肯定能夠研究出來時光倒流的。”

    顧念依舊沒打算暴露自己重生的事,只是冷冷的說:“不會,因為我不會傷害無辜。”

    裴老爺子該說的已經說完了,他看著顧念,認真的問:“小念念,你說我死后,能見到你章奶奶嗎?”

    顧念聲音冷冷:“不能,章奶奶不會想見到你這種自私,以愛的名義,做出傷害她的事。”

    其實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問:“那你覺得,她愛過我嗎?”

    顧念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裴老爺子的聲音漸漸弱了,他問道:“小念念,如果說重來一次,你章奶奶會給我一個重新愛她的機會嗎?”

    會嗎?

    顧念想著自己的前世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章奶奶怎么想的,可是這又何其相似的過程。

    但她重來了,她愿意再愛司夜爵一次。

    想著,顧念低頭說:“也許吧。”

    等顧念再抬頭的時候,裴老爺子已經閉上眼睛了,唇角上揚,死的很安詳。

    他沒有等到顧念的答案,因為他已經給了一個他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臨死前的裴老爺子,仿佛看到了他的心上人,來接他了。

    臨死前,他的腦海過了一生,也只有他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顧念看著裴老爺子去世了,人也沉默了,半晌她站起來說:“如果是我,再重來一次,我還愿意再愛阿爵一次,因為我一直都愛著他。”

    就算他們有著很多的誤會,就算她曾經覺得撕心裂肺的疼著。

    可是,她就是愛著他。

    不管他做了什么,她還是愛他的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死了,孔先生他們被抓,只不過不是在監獄里坐牢,而是在這個研究室里坐牢。

    這里設備齊全,很多絕癥的醫藥,都是從這里研究出來的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才,罪不可赦,但死了,也很浪費人才。

    他們終身被禁錮在這里,研究各種醫藥,還有設備,為這個世界做最后的貢獻。

    關于前世的死亡真相,和哥哥們被害的真相,也都解開了。

    他們這一生,都沒有隨時會來臨的預謀危險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念為了不生足球隊,很努力的給卡爾治病。

    只要卡爾不死,司夜爵就不會做盛國的總統。

    然而司夜爵可不打算放過她,等她身體一好,就立馬給她來個壁咚:“總統夫人,我們生足球隊吧。”

    顧念瞪大了眼睛:“那個不算的……”

    司夜爵笑著說:“我只要做一天盛國的總統,就是總統,所以總統夫人,我們生足球隊吧。”

    顧念沒得反抗,司夜爵又恢復了他的霸道屬性。

    很快,顧念跟司夜爵的婚期就到了,盛世大婚禮。

    更讓人震驚的是這一天,一共九隊新人一起結婚。

    六個哥哥和六個嫂子,國主爸爸和顧嵐,司湘和她的攝影師老公,還有不請自來的席鈺跟周小妖。

    本來江雪跟顧遠沒那么快結婚的。

    可是因為五個嫂嫂都被綁架了,就她沒有,她覺得被排外了。

    等到顧念他們回國的時候,小兩口已經非常霸氣的把江家給收拾了,還拿了結婚證。

    顧遠還特意的跟顧念炫耀:“你看,三哥不用你出馬都結婚了。”

    江雪瞪了他一眼:“要不是為了孩子能跟念念姓,你以為我要嫁給你?”

    顧遠:……

    毫無地位可言。

    婚禮這一天,十分盛大。

    二狗子也穿著小西裝,花花穿著小婚紗,連小黑貓都戴著領結,小青蛇的尾巴綁著粉色蝴蝶結,兩只小麻雀也都戴了個領結。

    好像小動物也結婚了一樣。

    葉國的國王,還有公爵和小公爵,以及盛國的總統卡爾都來祝賀恭喜。

    三國來賀的盛世婚禮,僅此一次!

    而這一天,很多可愛的小動物,也都紛紛送上了祝賀。

    這樣盛世婚禮,將被記入歷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婚后三個月。

    孫靈靈早產生下雙胞胎兒子,她哭了,她想要一個女兒。

    然后孫靈靈把希望寄托在葉文的身上。

    婚后四個月,葉文足月生下了一個兒子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三嫂江雪同時宣布好消息:“念念,我懷孕啦!”

    顧念很開心: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江雪很開心:“對啊,我終于有個孩子,能跟念念一起姓了。”

    顧念:“大嫂和二嫂已經生了,現在三嫂也懷孕了,真是幸福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默默在旁邊看著皺巴巴的小寶寶的司夜爵:……

    三嫂都懷孕了,他跟阿念都還沒有?

    他慌了。

    很快,章萌萌也生了一個兒子。

    然后周小妖也懷孕了。

    司夜爵懷疑人生:……

    怎么大家不是生子就是懷孕,他什么都沒有?

    然后有一天,顧嵐嬌嬌羞羞的跟顧念說秘密去了。

    顧念猛的站起來:“什么,你懷孕了?”

    這個嗓門很大,所有人都聽見了。

    連帶著睡覺的小奶娃,都被震的嗷嗷哭。

    顧城跟顧來風還有顧小爺,趕緊抱起小奶娃的哄著,還說:“顧念念,你說話不會小聲一點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三人都顧不上哄兒子,紛紛看向顧嵐,嗓門更大:“姑姑懷孕了?”

    四個小奶娃又嗷嗷哭了,三個哥哥都被揍了。

    顧嵐很害羞的點點頭,然后看著顧念:“念念,我……我能生嗎?”

    顧嵐不是很想生,她不想有人跟念念分走她的母愛。

    可是國主那個臭男人,讓她來問念念,不管什么決定,都聽念念的。

    顧念亮著一雙大眼睛:“生,必須給我生,你不知道我多想要一個弟弟妹妹,我就只有六個哥哥,十五個便宜哥哥,我都只有被欺負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當姐姐啊,非常的想當姐姐啊!然后我就能使勁的欺負弟弟妹妹了。“

    “當姐姐簡直太帥了啊!”

    哥哥們:……

    到底誰欺負誰啊?

    我們老婆都是為你娶的,孩子都是給你生的。

    到底誰欺負誰啊,氣人!

    當天晚上,司夜爵狠狠的把顧念給欺負了一頓,他很幽怨:“阿念,我是不是不孕不育了啊?”

    顧念:“嗯?”

    司夜爵更幽怨:“不然為什么九對新人,不是生子就是懷孕,現在連丈母娘都有了,你還沒懷上?”

    說著司夜爵補充:“花花都生了三窩的狗崽子,我的種還沒個影兒。”

    阿念不可能有問題,那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司夜爵開始懷疑自己不孕不育了。

    顧念:“是不是你太頻繁了?”

    司夜爵幽怨的看著她的小蠻腰,他還覺得太少了呢。

    顧念想了想,說:“我覺得應該是我們沒有祈福,最近好像有流星雨,我們去許愿吧。”

    流星雨的那一夜,顧念跟司夜爵去山頂看流星雨許愿了。

    流星雨很漂亮,兩個人依偎在一起,和幸福。

    顧念指著其中一顆星星,跟司夜爵說:“阿爵,我買了一個行星,它叫司夜爵。”

    前世,司夜爵給她買了一個行星,以她的名字命名。

    今生,她為阿爵買一個行星,以他命名:司夜爵!

    司夜爵指著她指的那顆星星旁邊,跟她說:“我也買了一個行星,它叫顧念。”

    顧念抬頭看著司夜爵笑:“嗯。”

    這件事,前世今生都沒有變呢。

    流星雨,帳篷,夫妻倆的小刺激生活開始了。

    一個月后。

    顧念的大姨媽,成功停職了。

    顧念舉著驗孕棒,大聲宣布:“我懷孕啦!”

    司夜爵很開心的拿著足球場和幼兒園的設計圖紙在看著。

    可以建造幼兒園和足球場了,他還得打造一個大床,可以睡下五胞胎的大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念十月懷胎,生下了四個兒子,一個女兒!

    六個嫂子,顧嵐和司湘,還有一個周小妖,全都看著自己生的兒子:……

    唯一的小公主誕生了,那是世界大佬紛紛搶著團寵級別的小小公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