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思遠和沈逸對視一眼,早就聽說淘淘網派人到了東江省,只是沒想到,居然在這遇到了。

還是解修文親自給他們兩個打的電話。

龔海微微鞠躬:“早就聽聞沈總和莫總兩位的大名,一網通物流在北方赫赫有名,華港物流更是東江市行業內第一家上市公司,您二位,都是物流行業的先驅者。”

“說實話,一下子讓我二選一,我還真是選不出來。”

解修文坐了下來,也是笑了笑:“龔總,我早就跟你說了,別選了,這兩家公司一起上,誰好用誰,誰差放棄誰就行了。”

“大家出來做生意,都是在商言商,給他們兩家,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,我相信莫總和沈總,也不會有意見。”

莫思遠和沈逸聽得云里霧里。

但是有些話倒是聽明白了,那就是淘淘網到東江省來,就是為了人承接物流業務。

龔海笑了笑:“其實來之前,我對一網通物流,和華港物流的情況,做了個調研。”

“現在東江省內的物流行業,肯定是莫總要更強一些。”

“但是在兩個相鄰省市,反倒是沈總更有影響力……”

“說實話,我們淘淘網,現在是求賢若渴,是希望能有更多,覆蓋面積更廣,規模更大的物流公司,加入到我們物流寶的體系中來。”

“所以,您二位,我是一個也不想放過。”

沈逸微微一笑:“龔總,剛剛解總說的,我也聽懂了,不就是公平競爭嗎,我一網通物流,雖然現在在東江省處于弱勢地位,但是比起公司規模,我可不遜色莫總太多。”

“既然要做個對比,那就一次性簽署兩份協議,以兩個月為期,最后哪家公司更好,你就選擇哪家公司,作為長期合作的對象。”

莫思遠點了點頭:“我沒有意見。”

“但是沈總說公司規模上,一網通物流不遜色我華港物流太多,我要持反對意見。”

“我們華港物流,是上市公司,不管是估值,利潤,都不是沈總能比的,希望沈總還是要認清自己的公司發展情況。”

眼看著兩人又要嗆起來。

龔海連忙壓了壓手:“好好好,那就按照解總說的辦!”

“這物流的事情,就這么定下了……”

“但是還有一件事,需要莫總和沈總幫忙。”

龔海有些無奈,他這次北上,留給他的時間不多,不然他也不至于找到解修文,讓他幫忙辦這個事。

眼下物流的事情談妥了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要做。

那就是快遞最后一公里的問題!

現在所有的物流貨物,都只能運送到貨場,或者是大分揀中心,至于送貨上門,那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其它省市,已經有了快遞業務,但東江省的快遞業務,還比較松散,如果挨個省市聯系,把整個東江省搞定,他也就不用干別的了。

所以,就得讓莫思遠和沈逸出面。

“還得請您二位,給我推薦幾家靠譜的快遞公司,你們把貨送到市里之后,還得由這些人配送。”

“一些偏遠地區,我們已經拜托了東江郵政,作為合作公司,但還是市區這些講究時效性的地方,還是得需要一些人手更多的公司。”

龔海意思很明確,郵政太慢,也遠遠談不上什么服務,偏遠地區用郵政,是無可奈何,但是如果有的選,有其他公司,那就是再好不過了。

莫思遠笑了一聲:“龔總,你這算撞到我們華通物流的槍口上了。”

“我們和德信物流,聯合東江省幾個城市的物流公司,合資成立了一家華通快遞,別看才成立沒多久,現在華通快遞,在各地,已經擁有了一百多家站點,基本實現了市區覆蓋。”

“我看啊,您也別麻煩一網通物流了。”

“這省外的業務,我們插不上手,但省內,完全可以物流轉快遞,一次性直達。”

龔海眼前一亮,他是真沒想到,東江省還有華通快遞這種公司。

如果他要是早知道,直接跟華港快遞合作,的確不錯。

卻不料,莫思遠話一出口,旁邊的沈逸就笑了起來:“莫總,您這真是王婆賣瓜,自賣自夸啊!”

“你們在江城市開了幾十家站點,現在有生意嘛,不是還虧著錢呢?”

“讓人家極兔快遞都快按在地上打了,你怎么能好意思說出這種話,你也就是欺負龔總不知道東江省的情況,你這個人啊,真是夠排外的。”

沈逸笑了起來。

莫思遠眉頭緊鎖:“沈總,我說的不是虛話,現在整個東江省,除了我們華通快遞實現了全省快遞覆蓋,還有哪一家公司能做到?”

“你說的極兔快遞,我也知道,不過就是江城市的一家小快遞公司。”

“就算跟你關系好,你也不用這個時候,拿出來吹吧,說我們華通快遞在江城市開了幾十個站點,沒有生意,那極兔快遞,連開站點的錢都沒有,你怎么不說呢?”

沈逸冷哼一聲:“別的地方我不管,江城市,你們華通快遞,就是不如極兔快遞。”

莫思遠正要說話,卻被解修文打斷。

“行了,行了,兩位老總,你們吵破了天,也說不出個結果來。”

“這極兔快遞,我也有所耳聞,蘇總的水平,的確是不一般。”

解修文定了調子,莫思遠也不好再吭聲。

他看向龔海:“不過,這是你們淘淘網的業務,我們這些外人,沒法替龔總做決定,到底選誰,還得看龔總怎么說。”

兩人看向龔海。

龔海苦笑一聲:“那就單說江城市這塊業務,現在華通快遞,和極兔快遞,誰家的站點,和快遞員更多一些?”

“說實話,我們淘淘網的成交量,在以幾何倍的速度增長,今年的包裹數量,絕對會達到一千萬以上,所以我們對于合作公司的第一個要求,就是規模一定要大,人手一定要多!”

莫思遠笑了笑:“那除了我們華通快遞,也沒有別人了,我們現在有五十多家站點在江城市,下一批站點已經要投入經營,預計在元旦前后,能開到六十五家站點。”

沈逸冷哼一聲:“開那么多站點有什么用,一天虧個十幾萬,真當錢是大風刮來的。”

“要是極兔快遞肯放開加盟制,江城市還有你們什么事,這個蘇陽啊,就太軸了。”

龔海眉頭緊鎖,沉思半晌。

“于規模上講,物流寶應該選擇華通快遞。”

“但是于穩定情況上來講,我們也應該給極兔快遞一個機會。”

“這樣吧,有關江城市這邊的業務,就暫定給華通快遞,但如果極兔快遞,能在元旦前后,把快遞站點數量,達到跟華通快遞一個量級,那我就向總部申請,給極兔快遞一個機會。”

“到時候,雙方同時跟淘淘網展開合作,我們最后根據丟件率,破損率,好評率,派送速度,選擇出一個更合適的合作商。”

“這是我能想到最公平的方式了。”

沈逸有些不滿:“龔總,你不能光看數量啊,你也得看質量啊,有些人有錢,開了八百家店,也是空殼子!”

“極兔快遞真的不錯的,你相信我!”

龔海笑了一聲:“沈總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從規模上出發,極兔快遞就是不如華通物流,如果華通快遞能在元旦之前,迎頭趕上,那他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
沈逸張了張嘴,卻說不出話來。

反觀莫思遠跟龔海握了握手,在元旦之前,趕上華通快遞的規模,就算蘇陽有錢,都未必能做得到。

更何況,現在的極兔快遞賬上,早就油盡燈枯了吧!